在高雄岡山航校受訓的時候,錯過了很多事情,其中最讓我感到最可惜的一件事就是沒辦法看到奧斯卡頒獎典禮了,自從2001年臥虎藏龍得到最佳外語片的那屆頒獎典禮以來,這個頒獎典禮已成為我每年固定會收看的節目之一了,而這次由於當兵的因素而錯過近幾年最精采的頒獎典禮,對我來說可真是一件相當遺憾的事情呀,而在放假時看相關的報導時,在得獎項目中讓我看到一個頗為意外的名字,〈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這部日本電影竟然得到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讓當時的我不禁對這部電影產生濃濃的興趣,畢竟一部普通的電影可也不是這麼容易就能得到這樣的國際大獎的!

送行者這部電影講的是近幾年在台灣頗受矚目的行業:殯葬業者的故事,故事上還算滿簡單的,就是一位樂團大提琴手因為樂團解散而被迫回老家找工作,而偏偏找到了一個並不是那麼讓普通人得以接受,而且常會遭受別人另眼看待及排斥的工作,也就是所謂的納棺師,但主角為了養家活口卻也只能硬著頭皮做下去,而不免遭受親朋好友及妻子的冷落,不過就在一次又一次令人「毛骨悚然」的工作經驗中,主角卻也體會到了更可貴的生命意義。


在看這部電影的時候,其實對導演的處理方式感到相當的佩服,對於這樣一部探討人們生死的嚴肅題材,導演瀧田洋二郎可以以輕鬆幽默的方式來帶領觀眾了解這個行業的內容,不以普通日劇近似搧情的方式來處理片中較為感傷的部份,而是以輕描淡寫的方式來描述,帶來了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感受,片中幾個本木雅弘在〝工作〞的場景,真的讓我印象非常的深刻,在現實生活中,家屬面對死去的親人時情緒起伏是相當大的,但對於處理遺體的禮儀師來說卻是一個例行公事,必須以冷靜熟練的手法讓遺體以最好的外觀告別人世間,心中是要隨時保持平靜的,而導演特地以本木雅弘的觀點來處理這些場景,從畫面來看很平靜,但對於觀眾而言,這樣面臨生離死別的時刻心中起伏是相當大的,特別是以往有過這類經驗的觀眾而言,心中思緒的波動可不是三言兩語可以形容的,會讓觀眾不自覺的會感受當中家屬激動的情緒,整體氣氛的營造不可謂相當成功呀!

氣氛營造會如此成功的關鍵點就不可不提負責音樂的久石讓了,每當這些看似平靜的〝工作畫面〞出現時,久石讓的音樂也不知不覺的悄悄出現,昇華了影片中那股感人的氣氛,要是少了久石讓的音樂我想氣氛肯定無法營造的這麼出色,不可不謂是影片成功的最大功臣之一呀!

一部成功的電影除了可以讓觀眾感動外,最珍貴的就是還能讓觀眾仔細深思其中的意涵了,送行者這部電影對我而言就是這樣一部相當成功的電影,讓我在跳脫影像之外還能深思生命以及禮儀師這份工作的獨特意義,生命真的是相當奇妙的事物,有時候會覺得生老病死是相當普通的事情,我們應該以平常心看待,但人類是種感性的動物,對每位自己所關心的人卻無法如此相待;而有時候會將某些事情當作理所當然,等到失去了才知道它的珍貴,在現在這種混亂的世局中,時常會看到這樣的遺憾,自己也不禁會覺得應該要更珍惜身邊的人事物,而這樣一部會讓人對生命的尊重油然而生的電影,會贏得觀眾的肯定也是理所當然的。


而除了對生命的尊重外,對於職業的尊重也是這部電影讓我很感動的地方,本木雅弘所飾演的納棺師一開始其實受到不少人的冷眼看待的,包括自己的妻子在內,而讓他對於是否繼續這份職業一直感到掙扎,但當他不斷送走一位又一位往生的人們後,家屬對他的感謝卻也鼓舞了他,而也開始讓他認同這份工作,其實這份人們眼中怪異的工作它所背負的使命是相當神聖的,要不是有這些人,往生者是沒辦法以最美好的最後一面和家人告別的,而社會中許多工作也是如此,不管收入高低,沒有這些人的辛勤努力,很多人也許就無法過的如此舒適,對於任何正當職業的從事者真的要致上崇高的敬意呀。


感覺上這種題材的電影應該是台灣人應該可以有好好發揮的空間的,畢竟殯葬業目前在台灣算是話題性和詢問度相當高的工作,如果哪天有人針對這個題材來拍攝專屬台灣的《送行者》,也許可以以台灣人對其特有的情感製造話題的,而這樣一個以往被視為旁門左道的一個職業,如今有著如此不同的風貌,相信對於以往飽受歧視的殯葬業者而言可說是始料未及的吧!

bug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