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部分以二次世界大戰為背景的電影,幾乎都是將軸心國德國或日本形容成萬惡不赦的邪惡侵入者,也總是被當成敵人,恨不得將他們趕盡殺絕般的無限醜化,除了這兩個國家在戰爭時期的確做了許多慘絕人寰的事情外,身為戰敗的一方,也必須承擔著敗者為寇的恥辱,而正也如此,大部分觀眾其實很難從戰敗國一方的觀點來看待整個二次世界大戰,即使身為侵入者的士兵,也不見得每個人都有著以侵略他國為樂的想法,不少是對血腥戰鬥感到恐懼、只想平安回到家人身邊、盡全力達成上級任務的一般人,而「永遠的零」正是以這個角度來看待二次世界大戰,成功的以戰場上士兵的個人觀點,深刻表達出反戰的立場。

 

 整部電影的劇情架構交錯在現代與戰爭兩個時期,為了調查從未見面過的親生外公宮部久藏,健太郎與慶子姐弟兩人採訪一位又一位外公過去的同僚,從每個人不同的角度一點一點拼湊出他生前的事跡,也有點像是懸疑推理片般的作法,讓觀眾從這些採訪中慢慢得知宮部久藏在當時所面臨的掙扎與堅持,雖然戰爭電影不免會以戰場上的殘酷廝殺警惕世人戰爭的殘酷,但「永遠的零」則是以宮部久藏個人與所愛的家人因戰爭而無法團聚,以及為了保護部下與學生的種種行動,藉此讓人感受戰爭的殘酷外,也讓觀眾得以體會當年執行自殺攻擊的神風特攻隊隊員們當時心中的沉重與無奈。

 

 本片的主角宮部久藏,是有著超凡技術卻總是小心翼翼、避免陣亡的戰鬥機駕駛員,有別於以往印象中日本武士那種不怕死,勇敢為了任務而犧牲生命的形象,這種行為在那個年代的日本其實是相當大逆不道的,可以從很多二戰相關的紀錄片或節目中看到,當時的日本軍人被灌輸為國犧牲生命是相當光榮的事,反而在敗戰中倖存的軍人會被貼上懦夫的標籤,也正因如此,宮部久藏在許多同僚的眼中就只是個貪生怕死的懦夫,即使駕駛技術再高超,但總是不和敵人正面交鋒,任務結束後總是毫髮無傷的回到基地,不僅如此,還試圖阻止自己所訓練的學員上戰場,即使受到眾人指責與不諒解,但他依舊堅持著原則,一切都是為了能活著再見到心愛的妻女。

 

 「永遠的零」有一點讓我感到相當特別的是,在看到宮部久藏與他妻子間互動時,其實有種難以言喻的感動,即使相處的時間極為短暫,但卻可以感受出在戰火之下最誠摯的愛情,由於永遠不知道下一刻是生是死,也會更珍惜當下得來不易的短暫幸福,其中有一段當宮部久藏與妻子離別時,對著她承諾:「我保證我一定會活著回來,我斷了手或斷了腳也一定會回來。我戰死了,也一定會回來看妳。投胎轉世也一定會回來。」當下只覺得這實在是浪漫得無可救藥外,也有點淡淡的哀傷,即使宮部拼了命想在戰場上避免危險存活著,卻也沒有把握能如願以償,而這種溫暖的畫面對比戰場上的殘酷,也更凸顯出導演以戰反戰的想法,對於某些人說這部電影是鼓吹日本軍國主義復甦的想法,其實我個人是很難以理解的。

 

 在看到宮部久藏為了存活下去所做的種種努力,過程中也是對於許多價值觀的反覆討論,究竟怎麼做才是真正勇氣的表現?是冒著生命危險去執行任務?還是面對未知的未來繼續活下去?而在戰爭中不計一切的進行自殺式攻擊,這究竟是展現日本軍人無畏的勇氣或者只是無計可施的下下之策?從宮部久藏的一言一行可以看出這個故事對於當時日本統治者的強烈質疑,而日本人習慣服從的文化在某個角度上也是被質疑的一點,由於大家都只能默默承受不敢挺身質疑或反抗,導致一個又一個寶貴生命的失去,看著那些令當時美軍聞風喪膽的神風特攻隊,出征前那種被迫送死的無助與沉重,頓時間會覺得以前課本中那些所謂的萬惡日本皇軍,其實跟一般你我也沒有太大的不同,大家都想要和平安穩的日子,真的沒有太多人是想要永遠這麼殺戮下去的,而這也正是我覺得這部「永遠的零」是部不折不扣的反戰電影的原因!

 

   在戰爭場面的部分,很讓我驚喜的是,其實在特效上超乎我意料外的細膩,即使有些地方仍舊可看出動畫技術不足的痕跡,但就以場面的數量,還有導演戰爭場面的調度來說,依舊能讓我感到空戰時的緊張感與爆破場面的震撼,而男主角岡田准一的演出,不管是思念妻兒時的溫柔神情、保護部下的堅定、聽聞學員喪生的沉痛,舉手投足都有其獨特的魅力,完完全全脫離以往傑尼斯偶像的帥氣路線,也讓我打從心底佩服他在這個角色上所下的功夫,從他憑著這個角色獲得影帝的頭銜後,也不禁期待他下一部作品的演出了。

 

 從以前到現在我的日本電影看的數量實在不算多,大多數看過的日本電影幾乎以描寫親情、愛情等的溫馨小品電影居多,像「永遠的零」這樣大成本的戰爭電影我倒還是第一次看,但竟能帶給我極為難忘的印象,即使片尾還是免不了日本影視作品常有的意識流般的畫面〈我個人是滿不喜歡這種敘事手法的〉,但還是很難掩蓋它獨有的光芒,不管是票房或評論上皆獲得極大的好評,比起同樣述說零式戰鬥機的〈風起〉,「永遠的零」在故事張力上可是從頭到尾都緊緊抓住我的目光,而比起韓國的經典戰爭電影「太極旗●生死兄弟」同樣也絲毫不遜色,即使沒有大量的血腥戰鬥場面,但它藉由戰爭中小人物所透露出對大環境的無可奈何,祈求片刻的和平幾近是種奢求的反戰思想,可也讓它在日本電影史上占有一席之地了!

bugm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